夜骐*_

[ABO]暗夜光芒 二十

要出大事

克劳德·赵:

二十


蓝河坐在叶修床前,看着沉睡中的Alpha。


他的脸色从未这样差过。自从两人结婚,叶修控制了抽烟的数量,也极少熬夜,又有养生汤滋润,他比起之前作息健康了许多,眼睑下的青黑已经消散,连带着皮肤都光滑了起来。


而现在,他脸色惨白,额头上隐隐透着青色,那是血管凸出还未消下去的后果。


蓝河把他的一只手抽出来。手上还残存着针孔,是方士谦给他吊营养液留下的;手臂上有七八个血点,是昨天他强行压制本能时自己用针扎的;臂弯处还有用纱布紧紧包裹的一片青黑,那是抽血造成的,另外一只手臂想来也是一样。


他的这双手,万金不易,却在昨天晚上,为了自己,伤痕累累。


信息素的躁动已经完全平息下去,再不兴起一丝波澜,仿佛暴风雨之后平滑如镜的水面,身体的那份饥渴、贪馋和不安也早如迷雾般消散,蓝河却觉得,他比任何时刻,任何状况下,都更加地渴求着眼前的这个人。


不是由于无法控制的生理。


而是由于无法控制的情感。


在这个恍如噩梦的夜里,他拯救了自己。


不是任由失控的生理暴虐放纵,从而补偿肉体的失衡,而是抵抗着强大的天性,以无法想象的毅力和坚强,夺取了胜利。


这个人,永远是如此光芒四射。


他是黑暗中那盏灯火,那从不熄灭的亮光,无论自己沉沦到多深的地狱,有他的光芒指引,暗夜中的行人就永远不会迷失。


他这么好。


蓝河忍不住俯下来,轻轻吻在那略显干燥的双唇上。


信息素的气味一点也不剩,唯有那熟悉的,独属于叶修的温暖气息,萦绕在鼻端。


他这么好,可惜却不属于我。


他宁可以这种惨烈的方式夺取胜利,也不愿意有一丁点的妥协。


因为我不是他的Omega。


 


叶修是被饭菜的香味勾引着醒过来的。他勉强坐起身,额头如同小鼓般的疼痛让他轻轻“哎”了一声,又倒回了枕头上。


“怎么了?”蓝河瞬间便冲了进来,手上还拿着汤勺。


“唔,我,我昨天晚上喝了点酒……”叶修也不抬眼:“头疼。”


“你慢点起床,饭已经好了,我就放在二楼厅里的小桌上,不用下楼。”


“嗯,哦。”叶修听蓝河的语气平静,不由有点奇怪,抬头看了看对方:“昨天……”


“早上王队长和方医生都和我说了。”蓝河回答。


“说,他们说什么?”叶修一下子坐直了。他们居然碰面了!


“他们说……”蓝河脸上带着微笑,没有错过叶修暗自压制的紧张:“他们说我突然发情,而你恰好喝多了,怕没办法照顾我,就叫他们带了抑制剂过来给我。还说你喝多了就爱睡懒觉,让我别叫你,让你自然醒。方医生留了药在柜子上,说吃饭之前服。”


叶修茫然看过去,却见床头柜上有个白色小瓶,上面贴着胶布,写着“解酒剂”。


神TM解酒剂。叶修扶着额庆幸:这两个家伙还挺能圆。


等坐在饭桌上,叶修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,只管大口扒饭。他想吃饱了继续睡,并没有发现桌上那些菜色意味着什么。


嫩炒猪肝,乌鸡炖枣,木耳土鸡蛋……都是传说中可以补血的。


 


刚放下饭碗,方士谦的电话打了过来。蓝河收了碗筷下楼去洗,没有留下来听,让叶修松了口气。


他急忙溜到露台上:“你怎么和小许说的!”


“我们要走的时候他醒了,就说你喝多了。”方士谦说: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
“头疼,腿软,吃了点东西好了些。”


“那瓶贴着解酒剂标签的,一天三次,每次吃三片,吃完为止。另外没事啃点红枣和葡萄干。床头柜抽屉里有一管消炎药膏,手臂上的那些针眼,一天抹上三五回,别让他看到。”


“知道了。”


“还有,杰希说明天是新国家队开始招聘工作人员的日子?你要去体育总局吗?”


“什么……我差点忘了。”叶修揉着额头:“要先在总局内部筛选一拨人,明天面试。面对俱乐部的招聘条件还没出来,等这拨人确定以后再开会讨论。”


“你自己悠着点,这几天你都会体力不足,精神不集中。实在不行就往后推几天。”


“这怎么行,推几天又到比赛日了。”叶修苦笑:“我的恢复能力还可以。”


“严禁上网,严禁打游戏。”方士谦声音特别严肃:“你颅压高才会头疼,这时候再用眼过度会影响视力。今天就一直睡吧,睡不着的话吃了安眠药睡。非得给我睡够十六小时以上。”


“行行行,知道了。”叶修挂了电话回来,却见许博远刚上楼来,便笑了笑:“我还有点晕,再躺一会。”


“休息吧。”许博远也笑:“一点小事,不至于这么拼吧。多爱惜点自己,以后可别这么干了。”


叶修茫茫然回房间,他的头脑还不是特别清醒,否则以他平时的敏锐,应该会感觉出许博远话里有话。


 


吃了睡睡了吃的叶修早晨起床后,蓝河坚持开车送他去体育总局,却又在离大楼几百米外停了车,目送着他进了大楼这才调头回去。刚把车泊在超市的停车场,电话响了。


“小远啊,是妈妈。现在怎么样啊?”


“妈。我……我很好。”蓝河望了望天:“这几天B市的天气都很不错,没什么雾霾。”


“你干什么呢?”


“我,我刚才送叶修去上班,这会在超市外面,准备采购些东西回去。”“好呀。”许妈妈一听就高兴了:“你这么懂事我就放心了,多给叶修做些好吃的,提醒他不要抽烟喝酒。”


“妈,叶修本来就不喝酒……抽烟,我有时候也劝他,他现在抽得少了。”


“笨儿子,多少都不行。”许妈妈十分愉悦:“为了下一代的健康起见,在你给我生下外孙之前,他一根都不许抽了,听到没!”


“……”


“你要不说,我自己和他说!”


“行了,知道了,妈。”蓝河尴尬地握着手机:“我,我会和他说。”


挂了电话,蓝河站在停车场,看着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。


牵着手的夫妻,拉着孙子的爷爷,时不时对望傻笑着的小情侣,背着儿子的父亲……生活是这般热闹,大家的日子是如此平凡而幸福,只有自己,满身都是Alpha信息素的味道,却得不到一个亲吻和拥抱。


人生八苦,最苦便是求不得。


 


而这会坐在体育总局,正跟人谈话的叶修,刚喝了口水。听到微信响起,他随手拿起看了一眼。


“小叶啊,你跟小远这么相爱我就放心了,早点给我们两家生个宝宝啊,烟就别抽了!”


“噗!”


即将成为国家队领队助理的面试人,还没开始工作,就目睹了叶神的喷水神技。


 



评论

热度(751)